王筠书写《长津湖》30年磨一剑

时间:2021-10-30 22:42:14阅读:4370
“信仰犹如一盏指路的明灯,照耀着我们的归乡之路。”在小说《长津湖》作者手记中,王筠这样写道。军旅作家王筠,当年曾在参加过长津湖战役的20军服役,后毕业于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
  • 国家话剧院著名国家一级演员。曾在《红色摇篮》、《井冈山》、《开天辟地》等三十多部…

“信仰犹如一盏指路的明灯,照耀着我们的归乡之路。”在小说《长津湖》作者手记中,王筠这样写道。

军旅作家王筠,当年曾在参加过长津湖战役的20军服役,后毕业于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他是文学创作者,也是军史研究者。《长津湖》是王筠到济南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从事专业创作后写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最初出版于10年前。

“多次听志愿军老战士讲历史”

“国庆假期,我也看了电影版的《长津湖》。其实小说也好,电影也好,都不仅仅是有关长津湖战役的记忆,更是对我们民族精神的回望。”王筠说。

谈及小说《长津湖》的创作,王筠说:“研究这段历史,最早可以回溯到30年以前。”上个世纪90年代初,王筠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就读,看到一些抗美援朝资料,“不仅是我军的资料,还包括美军以及韩国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当时就很有兴趣。”关于抗美援朝,他用10年时间写了3部长篇,“已经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津湖》《交响乐》,还有即将出版的《阿里郎》,加起来体量近200万字。”王筠说。

选择以《长津湖》作为抗美援朝战争主题系列的开篇,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长津湖战役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非常重要,志愿军的浴血奋战为此后的停战谈判奠定了基础,成为伟大胜利的历史拐点。第二,这是一场非常特殊的战役,是中美双方主力部队在冰天雪地的生死对决。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朝鲜半岛的狼林山脉,志愿军战士饱受严寒与饥饿之苦,却义无反顾地展开了大规模的围歼与进攻,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王筠说。

第三层原因是他近距离接触过当年战场上的老同志,亲自采访了上百名志愿军老战士,“参加长津湖战役的主力部队包括志愿军第九兵团所属的20军、26军、27军。作为军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曾在20军服役。在部队的传统教育中,多次听老同志讲述过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的历史,更采访、聆听过很多老兵亲身经历的故事。讲到长津湖的冰雪严寒以及刻骨铭心的寒冷,我意识到这是一场伟大的战争,于是开始动笔写这个小说。”

“没有长津湖就没有上甘岭”

10年前,小说初版时,曾有人问王筠,长津湖和上甘岭、金城战役之间有怎样的关系?王筠表示,没有长津湖就没有上甘岭。“这是显而易见的,长津湖是1950年的11月份到12月份,上甘岭战役是1952年,金城战役是1953年。如果没有长津湖这场伟大战争的胜利,就没有以后的停战谈判,长津湖为之后整个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在王筠看来,长津湖这一战非常特别:“抗美援朝打了5次大规模的攻防运动战,有相持阶段、停战谈判,停停打打,一直到1953年的7月27日。长津湖之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它是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极端恶劣天气条件下进行的。九兵团部队过江,随着向战场的深入,最冷的时候达到零下40度。这样的严寒条件不适合作战,按照常规来讲,生存都没办法解决。九兵团部队,特别是九兵团20军、26军、27军。27军,胶东人多一点;20军将士大部分是南方人,很多人没有在高寒地带生活作战经验,像浙江那边的有些战士都没有见过下雪。所以零下几十度,半个多月在战场上,生存、作战、冲锋,双方的减员都非常大。现有资料统计,整个长津湖之战下来,第九兵团冻伤数万人,冻死数千人。美国海军陆战第一师,还有第十军的步兵第7师、第3师,虽然他们条件好,有帐篷,有防寒靴,有大衣,但是他们的冻伤减员也非常大。在下碣隅里这个地方他们修建了临时机场,光陆战一师运走的伤员就达4000多人。这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是不多见的。”王筠说。

“全景呈现这场伟大战争”

“《长津湖》准备的时间比较长,算起来30年的时间。所以写得很快,40多万字,印象中也就用了5到6个月时间。当时出版也比较顺利。10年过去了,我也很感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这次把它重新出版。”王筠说。

谈及后续作品,王筠表示,《阿里郎》去年已经完稿,目前已进入后续流程。“前两部,《长津湖》《交响乐》,直面战场,生死对垒;《阿里郎》离战场远一点,《阿里郎》写的是战后,从战时到战争结束以后,一直写到今天,这个时间跨度大约在70年左右,写了几代人的恩情、友情、乡情、爱情。而有关抗美援朝战争的第四部长篇小说,也已经开始动笔。”

曾有人问过王筠,围绕着抗美援朝战争这一主题,有怎样的创作计划。王筠讲到,他希望能够用长篇小说这种文本,将这场伟大战争的全景予以史诗般的呈现。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把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方方面面,从前线到后方,从战时到战后,从高层到基层的官兵,都涵盖进来。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统筹/刘江华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